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年轻的小姑子(小姑子23岁仍然没有生存能力)
年轻的小姑子(小姑子23岁仍然没有生存能力)

01

我第一次跟黎晨去他家时,就觉得他妹妹黎芳有些不同于常人。

在我的质问下,黎晨才心虚地告诉我,他妹妹小时候发高烧,父母没及时把她送去卫生院诊治,而是在家里自己用土法来治。

结果,因为耽误最佳治疗时机,黎芳的脑子烧坏了,从此智力就比常人要低。

读小学的时候,别的同学早就能做100以内加减法了,黎芳却连100个数都数不清,老师后来也不管她了,就这么让她混到了小学毕业。

她父母自知这女儿再读下去,也是浪费钱,根本无法提升黎芳的智力,所以自12岁起,便让她呆在家里玩,想着趁自己能动,就对这个女儿养一天算一天吧。

至于将来,他们没想这么远,反正不还有黎晨这个儿子在吗?

“这么说,你父母是打算等他们走了,让你来养你妹妹?”我认真地问黎晨道。

黎晨听到我的话,低下头看了一下自己的鞋子,然后才抬起头,一脸无奈地说道:“我妹妹这样也难嫁出去,以后我父母要是不在了,她不靠我养,还能靠谁呢?”

“那我刚跟你谈恋爱的时候,你为什么不把你妹妹的情况如实告诉我?现在我怀孕了,马上要准备结婚,你才跟我坦白,你也太有心机了!”

乍得知他妹妹是这种情况,我是真的挺愤怒,觉得自己有种被骗的感觉。

黎晨自知理亏,不停地跟我道歉,说他也是怕我因此嫌弃他,怕我跟他分手,才没交待这事。

听到他这话,我又骂了他一顿,把心中的火气发泄出来后,也没再没完没了地跟他计较了。

和他再计较又有什么用?木已成舟,我不想打掉肚子里的孩子,更不想他一出生就没爸爸,既然如此,揪着这事不放总不是个长久的相处之道,我只好认了。

02

我和黎晨一直在广州工作,两人是同事,他在厂里做技术员,我做文员,工资都不怎么高,所以我们对结婚的要求也不高。就在他家摆了六桌酒席,这婚就算结了。

他家的酒席摆完后,黎晨跟我回了我老家。

他给了我父母两万块钱,我老家也置办了几桌酒席,我和他结婚的事就算是昭告天下。

婚后,我们返回广州,我直到生产前半个月,才辞掉工作,专心在我们的出租屋里养胎。

在这期间,黎晨曾建议我回他老家养胎生孩子,一是考虑到老家的开销低,能节省些开支,二是有公公婆婆照顾我,他也放心些。

但是,我和公公婆婆相处又不多,去他家住,我知道我绝对住不惯,所以没答应,他最终也没勉强。

因为我决定留在广州生孩子,便提前跟我妈说,到时让她来照顾我,她也答应了。但谁想到,真是计划赶不上变化,就在我预产期的前几天,我爸骑电动车带我妈去镇上买东西时摔了一跤,两人都受伤了。

我爸伤得轻些,只受了些皮外伤,我妈的一支胳膊因为摔倒时顶在地上,一下骨折了,我爸带她去医院打了石膏。

所谓伤筋动骨一百天,她自然无法过来照顾我坐月子了。

我和黎晨没办法,只好打电话回他家,叫公公送婆婆过来。公公读过两三年书,年轻时也去过外地,而婆婆是个文盲,别说出省门,她连市门都没出过,我们自然不放心她一个人坐车。

公公婆婆接到我们的电话,第二天就坐火车赶了过来,跟他们一道来的,自然还有小姑子黎芳。

03

在我们这将就着住了一天后,公公就要回去,说不放心家里的鸡和地里的活儿。

我和黎晨挽留了下他,他仍执意不多住后,我们便也没再留。公公走时,我以为黎芳会和他一道走,结果,她坐在屋里看电视动都不动。

我随即小声地问黎晨:“你妹不回去吗?”

他听了我的话,看了看黎芳,神色有些尴尬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见黎晨这副德性,我只好自己走过去问黎芳:“芳芳,你不跟爸回家吗?”

黎芳听到我的话,憨憨地朝我笑了一下,她还没来得及回答,婆婆便先开口了:“你爸这个大老粗,他哪照顾得了芳芳,他能照顾自己已经阿弥陀佛了。芳芳这个月就跟我住一起,我回去她再回去。”

婆婆都这样说了,公公和黎晨都没表示反对,我一个人势单力薄,寡不敌众的,尽管心里有一些不乐意,但也唯有接受。

公公走后的第三天,我在医院顺产生下了儿子。

有两个产妇和我住在同一间病房,她们也都是婆婆和老公来照顾。

唯独我,除了婆婆和老公,还多了一个小姑子,且是一个什么事都不知道做,只知道干坐在病床前发呆或傻笑的小姑子。

这让我呆在病房里颇不自在,总觉得别人用异样的眼光来看我们这个家庭。

生完孩子两天,我便像逃也似的,马上出了院回去。

回到我们的出租屋后,我才有种解放的感觉,终于不用面对旁人在背后非议我们的心理压力了。

04

从医院回来后,整个人觉得放松很多的,不只我,还有黎芳。

在医院时,她都不敢碰我儿子,也不知道去逗他。回来后,她经常走到孩子的床边,低着头对他咧着嘴笑,还不时轻轻摸下他肉乎乎的手,自言自语地说:“真可爱!“

对一个如此喜欢我儿子的人,我自然反感不起来。每次,她来看他,逗他,我都不会阻止。

时间长些后,她竟然还能知道关心我儿子了。

有一次,婆婆在厨房煮饭,我去厨房倒水喝,儿子在房间突然哭了,她很着急地马上跑过来喊我:“宝宝哭了,快点过去!”

听到她的话,我自然马上过去安抚儿子。事后再回想这事,我觉得挺欣慰。

婆家所有人都把黎芳当个特殊的孩子来对待,什么事都不敢放手让她自己去做,让她学着自己照顾自己,所以她都23岁了,还没有生活自理的能力。

但是,从她知道孩子哭了,马上急着过来找我这件小事上,我觉得,虽然她的样子确实显得比平常人要少一根筋,可生活自理,甚至是谋生的能力,还是可以慢慢培养起来的。

我把我这想法说给黎晨听时,他很不以为然。

他说,这么多年,他妹都是靠他妈来照顾的,她哪能自理,更别说是谋生了。说我不切实际,太理想主义,高估他妹了。

见黎晨这么绝对而消极的态度,我也懒得再和谈这个话题,只是在月子期,默默地对黎芳的言行举止多留意了起来。

05

我慢慢发现,除了看到我儿子哭,黎芳知道着急,还有对我儿子的安全可能会造成威胁的,她也知道防患于未然。

有次,我抱着儿子坐在饭桌旁喂奶,婆婆从厨房端着一大碗冒着热气的鸡汤过来,放在我面前的位置,叫我等下先喝碗汤。

谁知黎芳见了,伸手去移那碗鸡汤,我还以为她嘴馋,也要先喝,还要喝我的这碗,不由轻轻皱了下眉头。但我也不想跟她计较,毕竟只是一碗汤的小事。

但我没想到,这件小事,我倒是冤枉黎芳了。

她只是把那碗鸡汤移到了桌子中间,并没有拿去给自己喝。而且把鸡汤放好后,她自言自语地说:“不要放那么近,等下把宝宝烫到了。”

我听了,有点大吃一惊,虽然我绝对不会不小心碰倒那碗鸡汤,把我儿子给烫到。但是,初为人母的我,对孩子的安全意识还真没她这么强。

那次后,我对她又改观了一些,觉得她心思其实很细腻,完全不比正常人差,只是她细腻的地方没有正常人那么全,那么多而已。

黎晨晚上加班回来后,我高兴地跟他讲了这事,他听了,也觉得有些不可思议。

还感慨地说,看来他这个哥哥还真是不了解芳芳这个妹妹,说不定,她还真如我所言,会是个“可造之材”呢。

听到黎晨说出“可造之材”这四个字,我突然感到很振奋,脑海里马上产生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。

黎晨在厂里做技术员,工作的地方是车间,车间刘主管对他一直挺随和的,从来没有摆过架子。偶尔大家一起去吃宵夜,都是有说有笑的。

既然他有这层关系,何不把黎芳介绍到车间去做普工?

普工干的活儿挺简单,只是比较机械而已,但世上本就没有多少完美的工作,何况能适合黎芳干的,那更加有限。

06

我把我的想法说给黎晨听后,他顿时有一点儿心动,但很快又犹豫了。

他说,这事他开口给刘主管说一声,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。但是,他怕黎芳到时去了,干不了两天,或是在车间闹出什么笑话出来,到时挺没面子。

我听了他这话,有些生气,我反问他:“是你的面子重要,还是帮助你妹妹自食其力重要?何况,你也一直在车间,她刚开始去的那几天,你多关注下她就是了。”

在我的劝说下,黎晨最终同意了带黎芳去车间工作试试。不过,在这之前,我们还需要做通婆婆的思想工作。

果然,第二天早上在饭桌上,婆婆一听到这事,马上就表示反对,说黎芳从小到大都没离开过她,她不放心让她去外面做事。

我和黎晨已经料到婆婆会是这种反应,便耐心地跟她讲,这工作不难也不累,无非就是有时候需要加班。

如果黎芳到时不适应加班,到时叫黎晨请刘主管好好吃顿饭,让他看在黎芳比较特殊,关照下她,免她加班就是,他相信刘主管是个有人情味的人。

对婆婆劝了会儿后,我又问黎芳,愿不愿意每天跟她哥一起去上班?毕竟她才是当事人,也要征得她同意才行。

黎芳听了,歪着头,好像在思考我的话。两三秒后,她笑得嘿嘿地说:“好啊,我跟我哥一起去上班。”

当事人都同意了,婆婆虽然仍有顾虑,但最后也勉强同意了。

两天后,黎晨便带黎芳去了车间上班。

07

突然到了一个新环境,黎芳的好奇远多于害怕,而且,车间的那些工友知道她是黎晨的妹妹,智力比常人要低一点,都对她特别和善。工作的间隙,主动与她有说有笑的。

她所在那个组的组长是个已婚大姐,对黎芳也颇为照顾,说在她习惯这份工作之前,都不会安排她加班,如果她到时自己想和其他人一样,她会再安排。

我和黎晨都没料到,厂里的人能对黎芳如此和善。也挺意外,黎芳第一天下班,黎晨送她回来后,她红光满面的,整个人显得很有精神,还破天荒地第一次主动在饭桌上跟我们聊了一些在厂里的事。

婆婆当时坐在饭桌上,看着自己养了23年的女儿,竟然还有如此活泼话多的一面,悄悄地抹了两次泪。

原本,等我坐完月子后,婆婆是打算回乡下的,让我自己照顾孩子。但因为黎芳也留在了这边工作,她后来便打消了这个念头,打电话回去给公公说,以后就留在这边帮我照顾孩子。

公公得知女儿竟然能在外面找到工作,也是欣慰不已,一口便同意婆婆留在我们这里。

我和婆婆一起我把儿子带到半岁后,我重新回到了厂里上班。因为之前的文员早就有人顶替了,我去当了一名质检员,跟黎晨和黎芳在同一个车间。

我重新去上班时,黎芳早已适应了在车间当普工的工作,每天做得乐呵得很。她的组长也已经对她一视同仁,别人加班,她也跟着加班。

公公后来觉得一个人在家里挺寂寞,把田地给了黎晨大伯种,他也到广州来和我们一起生活。不多久,还通过一个老乡的介绍,找了一份门卫的工作,虽然工资不高,但一家人能聚在一起,他很满足。

如今,我们一家六口人目标特别明确,婆婆负责照顾好孙子,我和老公及小姑子还有公公四人,负责赚钱,以后回老家的城里买套四室的大房子。

至于小姑子的未来,我们也早就想好了,如果能有人品好的男人娶她,自然再好不过。

如果没有,反正,她已经有了养活自己的基本能力,也不怕。大不了就像现在一样,一直跟我们生活,反正我们的房子里永远会有她的一张床。

海安龙幻金属材料有限公司  电脑版  手机版  海安市城东镇民桥村11组